當命運的死結終於用代價打開,一切都為時已晚,

接婆婆來家安度晚年,

結果卻背離我們的初衷,結婚二年後,

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。

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,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,

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,供他讀完大學。

『含辛茹苦』這四個字用在婆婆的身上,絕對不為過!

我連連說好,馬上給婆婆收拾出一間南向帶陽台的房間,

可以曬太陽,養花草什麼的。

先生站在陽光充足的房間,一句話沒說,卻突然舉起我在房間裡轉圈,

在我張牙舞爪地求饒時, 先生說:「接咱們媽去。」
 
先生身材高大,我喜歡貼著他的胸口,

感覺嬌小的身體隨時可被他抓起來塞進口袋。
 
當我和先生發生爭執而又不肯屈服時,先生就把我舉起來,

在腦袋上方搖搖晃晃,一直到我嚇得求饒。

這種驚恐的快樂讓我迷戀。

婆婆在鄉下的習慣一時改不掉。
 
我習慣買束鮮花擺在客廳裡,婆婆後來實在忍不住說:

「你們娃娃不知道過日子,買花幹什麼?又不能當飯吃!」
 
我笑著說:「媽,家裡有鮮花盛開,人的心情會好。」
 
婆婆低著頭嘟噥,先生就笑:「媽,這是城裡人的習慣,慢慢的,

你就習慣了。」

婆婆不再說什麼,但每次見我買了鮮花回來,

依舊忍不住問花了多少錢,我說了,他就『嘖嘖』咂嘴。

和風信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